新闻中心
企业新闻
“卧底”笔记丨我为结构发图“狂”
  • 发布时间:2020-10-22 16:17:18

2020年,航空工业通飞华南公司军令状上有两场重要战役:AG600飞机首次海飞成功和AG600改进优化设计完成全机结构设计发图。726日,AG600在山东青岛成功实现海上首飞,漂亮地打响了AG600飞机研制的第一场战役。而接下来的这场战役,对于外界看来简直是Mission Impossible。这不,一场让人“抓狂”的发图战在华南公司研发中心正如火如荼的进行着。

“卧底”笔记丨我为结构发图“狂”

 

为了更好地记录这场颇具意义的战役,笔者到结构部“卧底”一周,零距离接触这次“战役”。

有点“痴狂”

由于聘请了不少外协人员,结构部办公室里所有卡座都被安排的满满当当,于是我的这次驻扎只能自带办公桌了。以乒乒乓乓地组装桌子开始的行动一点都不低调,但令我诧异的是即便是这样“声响入侵”似乎并没有对办公室里的设计师们造成丝毫的“影响”,大家要么紧紧的盯着自己的电脑屏幕、要么围在一起紧张的讨论着,完全无视我的存在,可谓是忘我到“痴狂”,只有在去食堂、接水路过时设计师们才会发现办公室里这“额外书桌”的存在。

来去匆匆的他们,大多数都是径直匆忙走过,只有个别人会过来简单交流几句,便又匆匆回到座位忙碌,来来去去的设计师们似乎走路都在思考,有的边走路,嘴里还念叨着一些事情,根本无暇顾及周边的一切,哪怕是像我这样乒乒乓乓的声响都不能引起他们的注意。在结构部驻场的日子里,我像观影一般,以局外人的视角观察着这个办公室每天的日常,这属实让人有种空气般存在的“尴尬”,但设计师们这种忘我的状态给我留下深刻印象,可谓是“痴狂”。

都很“狂躁”

也正是因为设计师们都如常地忙碌,让我有幸比较真实地感受到他们日常的工作状态。去之前我就听说“结构部的人现在都很狂躁”,脾气暴躁、容易吵架,事实也是这样。

我认真地听过这样三四次“吵架”,有部门内部人员之间的、也有和其他专业同事的、还有一些是同工艺和工人的争吵,这样的吵架有时候真的很激烈,甚至感觉他们都要打起来了,一吵能吵上好几个小时,而争吵的一直都是同一个问题。那时候,我就坐在旁边录一些视频素材,尽量“隐身”,不影响他们的工作进程,也尝试着去理解他们的争吵,但有的时候真的会让人觉得聒噪,太吵了!对于他们协调问题时“吵架”这一现象,去之前就有耳闻,所以这一次近距离接触的时候我也在思考,AG600飞机从立项到实现三次首飞,这中间经历了多少次这样大大小小、各式各样的“争吵”呢?AG600 那些重要的性能指标不就是在这样一次次的争吵中慢慢实现的吗?去之前就有结构同事跟我讲“我们吵架的样子一点都不美”,我当时没有正面回答他,因为说出来可能有点煽情,“这些为了更好的设计、为了型号顺利推进的大争小吵,一个个面红耳赤、唾沫满天的样子,才是最真实、最美的研制一线风景”,我有幸看到了这样独特而美丽的“风景”。

为发图“疯狂”

联合设计是为发图顺利推进而萌生的一种工作模式。所谓联合设计,就是在飞机优化设计过程中的相关、相近专业的设计师们在一起办公,这样的联合办公使得解决问题的速度就比之前快了很多,很多设计理念和思路也能够更加顺畅和及时地得到贯彻。联合设计的办公室就像是一个一直在高速运转的机器,每一环节都精准而迅速的运转。无论你是在早上9点还是在晚上9点到这里,都仿佛刚刚拧紧了发条的钟表一样在有条不紊运转着。

819日,台风“海高斯”正面登陆珠海,登陆点距离公司只有不到5公里,在台风过后大家还在心有余悸时,研发中心就发出了下午上班的通知,当接送员工上班的班车还在“满目疮痍”的路上“所向披靡”时,结构部的办公室里好几个同事早就自驾到公司开始工作好一会儿了。像这种“攻坚大干”时期,加班那是必不可少的,但有趣的是,结构部还出了不少“早到”的设计师。很多时候早上6点多结构办公室就开始有了辛勤工作的身影。

这样“狠拼”下来,设计师们除了如期完成了设计发图的相关任务,也有不少意外收获,比如一直致力于减肥却效果一直不明显的某位姐姐居然瘦了8斤!比如让还有着儿子、女儿、爸爸、妈妈身份的设计师们,更能懂得陪伴,更加珍惜与家人相处的时光。

习近平总书记说:“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,就是中华民族近代以来最伟大的梦想。”航空梦是中国梦的组成部分,设计师们没有夸夸其谈我们的航空梦,而是像60多年来几代航空人一样,胸怀祖国、不畏险阻、开拓创新,怀着“航空报国、航空强国”的使命,为早日实现让中国自己造的民用大飞机翱翔蓝天的梦想努力奋斗,这段为了发图而“痴狂”“狂躁”“疯狂”的岁月就是最好的证明。(图文/覃俊娥,来源:航空工业通飞华南公司)